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.zaytoonfoods.com

大戏骨 927 忘乎所以


    刹那间,冉-阿让一个挺身、一个直腰,彪悍而汹涌的声势犹如滔滔江水一般宣泄而下。

    舞台之上的灯光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,笼罩在冉-阿让和沙威身上的光线渐渐变得一样,仿佛两个人真正地站在了同一个天平之上,但全场所有观众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左侧的冉-阿让投射了过去,大部分人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只是本/能地察觉到了气场的转换和声势的强弱。

    交响乐的旋律瞬间一爆,冉-阿让伸出了右手,手中的木棍一个平伸,轻轻一挑,战火一触即发!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这个世界!跟我回去认罪,2461。”

    “不久之后你就会见证我的死亡。现在风水轮流转。”

    “但死亡之前我也一定要让正义得到伸张!冉-阿让已经一文不名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冉-让一个大跨步,猛然上前,双臂犹如大鹏展翅一般,放弃了防守,放弃了进攻,就扎样门户大开地站在了沙威面前,肌肉紧绷、姿势舒展,浩然正义喷薄而出,铿锵有力的声音直接炸裂开来,那张脸孔之上,褪去了慌张、褪去了悲伤、褪去了绝望,绝境之中奋起反击,闪耀着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瞬间,形势逆转!

    沙威瞪圆了眼睛,死死地盯着冉-阿让,那股澎湃的气势轰轰烈烈地碾压下来,忘却了生死的恐惧,也忘却了名利的顾忌,飞蛾扑火一般地拥抱正义,那股强大的能量让沙威感受到了恐惧和慌乱,内心深处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的动摇。

    但,这仅仅只是一丝而已;随即,沙威就挑起了剑尖,毫不犹豫地一个上步,朝着没有任何防御的冉-阿让冲刺了过去,那惊险的瞬间让整个阿尔梅达剧院都倒吸一口凉气,发出了惊呼之声,千钧一发之际,冉-阿让一个侧身,让开了剑尖,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动作,沙威却成功地遏制了声势下滑的势头,他知道,他就知道,冉-阿让是一个骗子、一个小偷、一个一文不名的罪犯,永远更改不了灵魂之中的肮脏和卑微。于是,沙威的声势再次狠狠地拔高了一截,第二次与冉-阿让强强碰撞了开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尖叫,马克-拉坎特只想要尖叫,更为准确来说,应该是咆哮,如此对峙,气势与气势的碰撞之间,居然还在节节攀升,你来我往的交锋犹如惊涛骇浪一般,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,根本让人没有喘息的空间,只是想要咆哮,跟着一起咆哮,酣畅淋漓地将所有的亢奋和激动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好好看,如此的戏剧真的好好看!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蓝礼-霍尔,就连灵魂都在绽放着光芒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!沙威!你根本不了解我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有任何畏惧!我出生在监狱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必须杀死你才能脱身。我就出生在你们这种人渣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绝对会毫不留情地下手!我也曾经出身低贱。”

    冉-阿让没有出手,手中的木棍仅仅只是用来防御,始终不曾向沙威进攻,但在沙威咄咄逼人、步步紧逼的攻势之下,冉-阿让却开始捉襟见肘起来;这使得沙威的声势开始节节攀升,越来越凶狠,逼迫得冉-阿让狼狈不堪,杀红了眼的沙威威势逼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位置快速地变换着,最后,沙威成功挑掉了冉-阿让手中的长棍,并且将冉-阿让逼到了芳汀病床旁边的窠臼之中,高高挺起了胸膛,再次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卑微而窘迫的冉-阿让,气势兜兜转转到了最后,还是沙威掌握了主动!

    那源源不断的强大气势终于在酣畅淋漓地爆发结束之后,缓缓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激荡的心神消弭在了一片璀璨的黑暗之中,旋律停止了、歌声停止了,但空气之中的气势之争依旧在轰轰烈烈地涌动着。

    爆发出了狠厉而凶残气势的冉-阿让,却是一个大退步,硬生生地拉开了他和沙威之间的距离,视线转过去,看着身边的芳汀,似乎正在安然沉睡一般,那笔挺的脊梁一点一点地紧绷起来,眉宇之间的坚毅在灯光之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信念,在这一刻前所未有得强大!信仰,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璀璨!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今晚给你的承诺!”冉-阿让的声音再次变得温柔起来,如泣如诉,似乎正在进行最后的告别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沙威没有亦步亦趋地对峙,而是用剑尖瞄准了冉-阿让,错开了声音,犹如法官一般宣判了最后的判决,“你已经无处可逃!”

    一触即发、千钧一发的紧绷对峙终于消散,成为了一前一后、一搭一唱的交锋,沙威的视线落在了冉-阿让的身上,不曾离开;而冉-阿让的视线则始终不曾离开芳汀,似乎沙威已经彻底不在。

    冉-阿让嘴角的笑容轻轻上扬了起来,轻声而温柔地倾诉着,气喘吁吁之中,那双眼眸是如此专注、如此投入,“你的孩子将由我来照顾。”

    但沙威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,失去了判断,只是一意孤行地准备将冉-阿让就地逮捕,剑尖一点一点地靠近冉-阿让的脖子,似乎只要再往前一点,就可以戳破那薄薄的皮肤,炙热的鲜血就将缓缓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沙威的眼神变得亢奋起来,强势地宣告了自己的决心,“不管你藏身何处!”

    “我将让她无忧无虑的成长……”但冉-阿让却置若罔闻,露出了一抹璀璨的笑容,许下了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然后,冉-阿让缓缓地、缓缓地打直了膝盖、站直了身体,目光坚定地看向了沙威,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放声高歌,“我向你发誓!我一定会做到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句话,却是截然不同的含义。

    沙威发誓,他将追逐冉-阿让到天涯海角,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冉-阿让发誓,他将遵守承诺,照顾珂赛特一生一世,这是他和芳汀之间的约定。

    在同样一句歌声之中,命运的交错和纠缠,在时代的洪流之中达到了最巅峰,刹那间,所有情绪全部释放。

    毫无预警地,一个箭步的冲刺,瞬间将沙威强势逼退,而后一个轻盈的转身,冉-阿让就朝着右手边的阴影飞扑了过去,在一片惊呼声之中,耳边传来了落水的噗通声,紧接着沙威两个大步追了上去,注视着眼前空洞的黑暗,气喘吁吁,满脸狰狞,站在原地愤恨不已!

    对峙,结束!

    压抑不住地,马克-拉坎特就一下站立了起来,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彻底打开!如此精彩绝伦的对峙,如此妙不可言的交手,完完全全地让观看戏剧演变成为了一种享受,那种亢奋在胸腔和脑海之中全面炸裂。

    从芳汀到冉-阿让,再到沙威,最后回归冉-阿让,完美地形成了一个圆环,将第二幕的剧情推向了又一个高/潮!

    但,站立起来之后,马克就后悔了他是不是太冲动了?他是不是忘乎所以了?

    随即,马克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全场观众集体起立,雷鸣般的掌声在整个阿尔梅达剧院之中悠悠回响着,第二幕,结束了,在芳汀的去世和冉-阿让的逃窜之间结束了,于是,所有人的情绪压抑了又压抑、积累了又积累之后,一直到现在,终于可以释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马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疯狂地拍打着双手,用尽全身力气。尽管,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般,彻底丧失了理智,但他不在意,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如此表演,绝对堪称一场顶级的享受,让人忘乎所以,彻头彻尾地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马克,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是如此,包括了阿里斯泰尔。

    女王剧院版本的“悲惨世界”,冉-阿让和沙威的这场戏叫做“面对(the-onfrontation)”,被许多专业剧评人戏称为车祸现场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场戏之中,两名演员的所有表演都是交错在一起的,同时演唱、同时交锋、同时交错,一问一答之间,想要踩在同一个节奏之上,简直难于登天,且不说观众能否清楚地听明白每一句歌词这就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;单单说两名演员的表演,就堪称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即使这一出剧目已经在女王剧院上演了将近三十年,但这场戏还是经常出错。

    有时候,冉-阿让的演员一不小心就唱了沙威的歌词,然后沙威就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;有时候,两个演员互相抢速度,一个人唱完了,还有一个人没有唱完,然后场面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但更多时候,还是两名演员无法传达出分庭抗礼的气氛,而且两个人不可避免地出现跑调和错词的局面,从而影响了这场戏的质量。

    这不是演员的问题,而是整场戏本身的难度就决定了,完美契合是无比困难的。即使是刚才这场戏,沙威的气势都没有能够完全展现出来,处于下风,破坏了完整性。

    但,阿里斯泰尔还是不得不将所有掌声都奉献给两位演员,尤其是蓝礼。在情绪和气势的细节把控之中,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可能只是感同身受;但对专业资深观众来说,却着实是一种极致的享受,将表演的艺术质感完全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精彩,确实是太过精彩,雷鸣般的掌声之中,阿里斯泰尔也再次拍打着双手,送上了掌声。这一刻,他们终于可以尽情释放了!